湘西工作
本期聚焦
特别策划
工作研究
调查思考
基层视窗
宣传推介
您所在的位置: 首页 > 湘西工作 > 调查思考 > 湘西工业在改革中奋力前行
湘西工业在改革中奋力前行
http://www.xxnet.com.cn 时间:2019-01-30 13:58:26 湘西网

  改革开放之前,我州工业基础薄弱,即使在国家的支持下,也仅有为数不多的小氮肥、小水电、小钢铁、小煤窑、小水泥等“五小工厂”。

  1978年,我州工业迎来改革新时期,先后组建了湖南湘泉集团、湖南三立集团、湖南东方锰业集团、湖南闻得福等知名企业,湘西工业发展基础得到增强。

  1997年,湖南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作为当时湖南省率先上市的三家上市公司之一,成为我州工业发展史上的大事件。

  党的十八大以来,州委、州政府坚持新型工业化第一推动力不动摇,以新型工业化引领新型城镇化、农业现代化和信息化融合发展,工业经济发展取得了历史性成就。现代产业体系基本形成。形成了以矿产品加工、特色食品为基础,新材料、电子信息、生物医药为主导的新型产业体系。2017年,全州工业增加值实现142亿元,是1978年的250倍。

  改革开放缔造“酒鬼酒”奇迹

  俯瞰吉首市北大门“振武营”,酒鬼酒生态工业园静卧山谷。酒香飘十里,酒鬼扬天下。酒鬼酒股份有限公司作为我国白酒行业的巨擘,书写着湘西州工业发展的奇迹,见证着改革开放40年以来在中华大地上成就的丰功伟绩。

  王锡炳——酒鬼酒成长、崛起乃至缔造奇迹的耕耘者和见证人。

  改革开放前,企业都是按照计划经济体制运行,上头叫生产多少,酒厂就生产多少,根本没有“盈利”这一概念,因为那是“利润挂帅”,是资本主义提倡的,是要被批判的。

  1978年之后,改革开放的浪潮涌到了湘西,这让酒厂迎来了发展的转折点。很快,在州委、州政府的科学决策下,对酒厂实行大胆改革,为酒厂发展破解了两大关键性瓶颈:一是实行企业经营承包制,从体制上彻底打破了束缚;二是尊重市场经济,价格随行就市,使得酒厂发展如脱缰的野马。

  “第一次承包期为5年,我们自己管自己,松绑了,自主了,自由了。”乘着改革的春风,政府宏观指导,企业自主发展,酒厂踩着两个“风火轮”,健步如飞,高速发展!

  一个“风火轮”是创品牌。酒厂成立了创制名酒的技术攻关小组。攻关小组历经一年多时间,反复几十次实验,终于在井泉胜地吉首振武营“三眼泉”边的简易工棚里创制出“湘泉”“酒鬼”名牌,并先后多次在国际国内博览会酒类评比中荣获金奖。1995年,中国质量检验协会为湘泉酒、酒鬼酒颁发了“国产精品”证书。同年7月,被世界名牌消费品认定委员会认定为“世界名牌消费品”。

  另一个“风火轮”就是走市场。上世纪80年代初,王锡炳带领企业一班人马背着酒坛子,开赴北京,以酒邀客,以酒会友,凭着湘西土家苗家儿女的热情,让北京城飘出了湘西美酒的独特醇香。

  尤值称道的是,1987年黄永玉回乡为公司设计酒鬼酒酒瓶,名人与名酒融合叠加,湘泉酒文化香飘九州。“湘泉”“酒鬼”的市场占有率越来越广,名牌的知名度也与日俱增。很快,酒鬼酒与茅台、五粮液并称高端白酒界的“三驾马车”,价格上更是超过后二者。

  1992年,湘泉酒总厂改制为国有独资公司,跻身国家大型企业,“酒鬼酒”进入黄金发展期。1997年7月,“湘酒鬼”股票成功上市,湘泉快速向现代企业迈进。

  改革创新造就时代“弄潮儿”

  泸溪县是湘西州的老工业基地,上世纪80年代,工业曾红红火火,在州内县市中可谓“独占鳌头”。一个县的铝粉就占全国铝粉产量的60%。“上世纪80年代,中科院的一个微细铝粉中试项目落户我们泸溪,建成了当时全国第一条铝粉生产线,年产量大概200吨。”泸溪县委书记杜晓勇回忆。

  正是这条生产线为泸溪县后来的新材料产业发展储备了人才,奠定了基础。一批本土新材料公司相继成立,“各路诸侯”开始“群雄并起”。

  2000年,在国有企业上班的刘海洋辞掉了这份让不少人羡慕的工作,开始继承“父业”。“改革开放后,大家观念变了,下海的、创业的,特别多,当时,我也有抱负,也想做一名时代的‘弄潮儿’。”

  正好,上世纪90年代末至本世纪初,在经历国企改制的阵痛后,国内经济发展焕发生机,迎来了一个新的黄金期。“好风凭借力,送我上青云”。2004年,刘海洋家族主导的铝粉厂从上世纪90年代末年产300吨扩产到年产3000吨;2011年,铝粉厂大幅扩大生产规模,年产达到8000吨,企业正式更名为“金马铝业公司”。

  然而,到了2012年后,受国家节能减排政策和市场变化影响,泸溪工业再次经历阵痛。2012年,全县工业总产值70.8亿元,2013年全县工业总产值56.5亿元,工业经济持续滑落,经济形势严峻。

  “天行有常”“应之以治则吉”。面对严峻的经济形势,自2013年起,刘海洋组织专业的研发团队通过与台湾大学、湖南大学等院校进行深度产学研技术合作,共同开发中高体分碳化硅铝基复合材料,并在此基础上,组建了“恒裕新材料科技发展有限公司”。自公司成立以来,已申报国家各项专利33项,获得各项专利授权23项,其中申报国家发明专利7项。特别是公司生产的铝基复合材料产品不断更新换代,产业化项目建设填补了国内相关领域的空白,成为国内首创采用粉末冶金法利用球形铝粉为原料生产碳化硅铝基复合材料的高科技企业。

  “公司从我父亲到我,公司名字从‘金马’,到现在的‘恒裕’,见证的是改革开放以来企业发展的重大革新和转型升级。”刘海洋说,感恩这个伟大的时代,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国家出台的一系列好政策、硬措施,让企业能够迎难而上,展翅高飞。

  没有改革突破就没有湘西经济开发区

  从天空俯瞰,吉首老城、乾州古城、州府新城,至南向北,三大板块,“泾渭分明”,形象地勾勒出吉首市发展的昨天、今天、明天……

  时间,忠实地记录着湘西这片土地上的沧桑巨变。

  “没有改革开放,就没有湘西经济开发区。”面对巨变,州政协副主席、湘西经开区党工委书记向顺荣由衷感叹。

  为破解资金瓶颈,经开区在“土地”上做足“文章”。一方面,利用部分土地资源搞建设,发展基础设施;另一方面,让部分土地进入市场,引进项目的同时,利用土地获取的资金,再反哺到基础设施建设上来,构成良性循环,破解资金瓶颈。

  为解决招商难题,经开区在“产业”上动足“脑筋”。经过科学调研,动足“脑筋”后,确定将电子信息产业、新材料、食品生物等作为招商引资的主导产业。这些产业,原材料生产主要在湘西本地,产品销售市场大多在湘西及周边西南一带地区,且需要较多劳动力资源。总之,因地制宜,精准施策,化不利为有利,化被动为主动,招商难题逐步化解。

  为弥补自身不足,必须在“服务”上想足“办法”。2011年湘西经开区作为我州“8+1”体制正式运行。设立了金库,建立了一级财政。州直10个部门同时授权,开发区用“二号公章”形式行使州级经济管理权限。2017年通过推行部门职能整合,实现扁平化管理,减少管理层级;通过推行“区街合一”,将开发区和街道的重叠职能进行合并,大大提高了办事效率;通过推动“最多跑一次”,减少办事环节,将原先的“保姆式”服务升级为“店小二式”服务。一整套机制、体制层面的改革、创新,在服务上,想足“办法”,创造了良好的招商引资环境。

  “明者因时而变,知者随事而制”。一系列改革创新之举,让湘西经开区成功“逆袭”!今年1至11月,经开区预计固定资产投资同比增长12%;预计完成规模工业增加值23.5亿元,同比增长28%;预计招商引资到位资金55.16亿元,同比增长34.5%;预计实现进出口额1.72亿美元,同比增长32.3%。各项经济指标增幅均居全州前列,经济运行的质量和效益明显提升,综合竞争力显著增强,呈现出了结构趋优、活力彰显、后劲增强的可喜局面。

  由招商难到“招大引强”且“留得住”;从起步晚,到发展快;从25万元启动资金起步,到如今成长为总投资数百亿元的产业新城。湘西经开区的每一次蝶变,都见证了湘西工业发展在改革中步步前行的铿锵脚步。

  改革不停,发展不止!

(稿源:湘西工作)
(作者:湘西工作)
(编辑:杨思思)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

全民记者

百姓故事

论坛热帖